必威《董桥七十》经典读后感10篇

读大陆男作家的文字,如冯唐和李承鹏,依稀总闻到一股青春期沾满男性荷尔蒙的被窝的味道。阳刚粗犷的文字,乍读起来酣畅淋漓,大呼过瘾。读着读着,就开始有点感觉好像在公共澡堂里,大家互相肉帛相见,貌似面不改色心不跳,隐隐约约却感到不适与尴尬。最后草草冲洗完毕,换好衣服走人。

(读书需要刻意,更需要偶然。

必威 1

读港台男作家的文字,如董桥,却犹如置身于旧时英国乡间大宅,仿佛踩着饭厅厚厚的土耳其地毯,地板吱吱作响;桃木餐具柜子里亮着明晃的银器,隐隐有一股丝绒锦绣的陈年尘味。读董桥,感觉自己要么是西装革履叼着烟斗翻着《泰晤士报》,要么是长衫马褂捧着茶盅坐在酸枝椅上品玩嵌螺钿百宝的明清提盒印匣。

昨日读王蒙《苏州赋》中提到文人笔墨的厉害之处,但能把美文写得甜而不腻,回味无穷的文人却不多。

《董桥七十》是一本由董桥 著 / 胡洪侠 选编著作,海豚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68.00元,页数:34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大陆男作家好像都善于或者乐于男女之间细节的描写,而且写得毫不遮掩旁若无人直抒心曲。大量身体敏感器官的词汇,近乎医学教科书般的生理反应与动作描写充盈着字里行间,让男读者读得唇焦舌燥,女读者脸红耳赤:

今天地铁上信号还不错,送来《你一定要少读董桥》,冯唐从来不会说他自己都不信的话,这点我是赞同的,如果一个人可以大胆自信的说他自己都不信的话,那么他不是太单纯就城府太深,不要交往。

《董桥七十》读后感:文人气质

“早上太阳底下,她们的的确良或是乔其纱的小褂半透明地摇摆,很容易知道有没有戴奶罩,甚至看到背后是用纽扣还是搭钩固定的。现在想起,这种半透明的摇摆比抽屉里的成人陆逊淫荡百倍。”(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冯唐我不想介绍他,介绍他的人太多,前几年他翻译泰戈尔《飞鸟集》让我莫名惊诧,于是我写了一篇《谈冯唐的翻译〔飞鸟集〕》,然后再也没提他的那个版本,我自己重新翻译了《飞鸟集》,比起冯唐,泰戈尔更能算是我的偶像。

图书馆里找不到《旧日红》却找到了《董桥七十》。董老的散文用词典雅精致。有人说董桥的文章过于雕琢,我以为这恰巧是他们这辈人做人做事的习惯。他谦逊的说:自己只是摸得着些许民国文人的络脉,而我们在喧嚣的满是公知的时代中,借着一本满载回忆的书,也摸到了一丝文人的气质。

“我的下身不停我解释,打个响指,上指青天,像是野狗听见动静,迅速地把两只耳朵竖起来。我屏息凝神,口念“唵嘛呢叭咪嚒,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十四字真言。我想不明白,我好好学习了,早上起来,为什么我的下体还是天天向上?”(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之于冯唐,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想法――他仿佛在我身边说一些我也想说的真话,然后他比我说得好听些,说得多些。

《董桥七十》读后感:此种风度望尘莫及

“不二有很好的听力,他听见弘忍右脚大脚趾敲打靴底,左侧大腿缝匠肌强直,整个阴囊上毛孔肃立,阴毛金刚样炸开,阳具佛塔样强直,马眼处溢出小量液体,仿佛竹竿上的露水缓慢生成,逐渐汇集到竹叶的末端。不二还有很好的嗅觉,他闻见玄机青细的点点滴滴的发根茁壮生长,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摩擦丝质僧衣,小腹收紧后浮起浅薄的汗水,阴毛菩提样摇曳,阴户莲花样开阖,阴唇湿润,仿佛荷叶背面的绒毛附着的一层淡淡的水气。”

不过对董桥不太熟,只能百度百科了一下,让我们来一起认识一下董桥。董桥(1942年-),原名董存爵,福建泉州晋江人,印尼华侨,台湾成功大学外文系毕业,作家,曾在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究多年。历任《今日世界》丛书部编辑、英国国家广播公司制作人及时事评论、《明报月刊》总编辑、《读者文摘》总编辑等职,自2003年6月出任《壹传媒》董事,并任香港《苹果日报》社长。 董氏文笔雄深雅健,兼有英国散文之渊博隽永与明清小品之情趣灵动,为当代中文书写另辟蹊径,深获海峡两岸三地读者倾心喜爱。历年在台湾出版的文集包括《另外一种心情》《远景》、《这一代的事》、《跟中国的梦赛跑》《均为圆神》、《辩证法的黄昏》、《当代》等以及翻译书籍多种。最后一句,有人说《你一定要读董桥》然而冯唐却让少读董桥,反其道而行之

董桥称笔下的人物为老派文人,他赶上了老派的尾巴,略受余荫,便有此等造诣。

“我只知道当我奋力搂住她时有种破碎的宿命感,万念俱灰的快乐。


这些老派文人的特点多是出身名门望族,衣食无忧,自幼家学熏陶,多有留洋经历,博学中西,诗书字画各有所长,留连古玩,不求皇家的贵气,但须文人的雅气。

卓敏一开始阻止我的进入,拼命抓扯着我,用经舞蹈训练而非常有力的双腿阻挡我,情急之下甚至用藏语大声骂我。她的力量打得惊人,但某一刻她突然放弃,也许是看见我凶狠的眼神选择放弃。她就像一头优雅的藏羚羊,没日没夜地逃避野兽追杀,一旦被叼住脖子就放弃抵抗,温柔无助地接受屠杀。

原文:冯唐《你一定要少读董桥

文章中所述之人大多不为人知,但却胸怀万壑博古通今,那一辈的文人多有不求闻达,只求自赏的傲骨,埋首于闲云雅趣间。

渐渐,她下意识随着我的节奏而耸动,她的身体像一根柔韧的青藤,肌肤散发着酥油茶的清香,而且,中央处如同一块散发青草气息的淤泥把我往下吸拽,我身陷其中,温暖得无法自拔。

札记:十一画人生

我想这一点是为作者称其“老”,与现代相区别的原因。并非现代没有这样的人,而是这种孤芳自赏的风度已成末枝旁流了。加之大陆遭受赤色浩劫,名门多受冲击,书香氛围不在,此种风度也渐渐老去了。

她的声音像婴儿的哭啼从遥远的地方飘渺传来,有某种伤心,甚至某种神秘。。。。。。我像驾着一辆失去制动力的车被甩向漫无边际的天空,脑海里突然划过一抹碧玺晶莹剔透的光芒,刺痛着我的整个脊梁,我大叫:“我死了!”

      在走过的城市里,香港最让我体会后现代。我对后现代的定义非常简单:不关注外在社会,不关注内在灵魂,直指本能和人心,仿佛在更高的一个物质层次回到上古时代。

董桥的文字有许多修饰精美,多可借鉴。

然后无声无息。

      在长江中心的二十五层看中环,皇后大道上,路人如蚂蚁,耳朵里塞着耳机,面无表情,汽车如甲虫,连朝天的一面都印着屈臣氏和汤·告鲁斯(中国内地译为汤姆·克鲁斯)新片《最后的武士》的广告。路人和汽车,都仿佛某个巨型机器上的细小齿轮,高效率高密度地来来往往,涌来涌去,心中绝对没有宏伟的理想和切肤的苦难。绝大多数人的目的简洁明了:衣食住行,吃喝嫖赌,团结起来为了明天,明天会更美好。

《董桥七十》读后感:旧时窗棂

终于,她像一个柔弱的婴儿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不知为什么,嘴里有种倦怠的忧伤。”(李承鹏:《你是我的敌人》)

      所以很容易说香港没文化,是个钱堆起来的沙漠。这个我不同意。香港至少还有大胖子才子王晶、陈果,还有酷哥黄秋生、曾志伟。但是,这样的地方不容易长出像样的文字。李碧华是异数。即使中非某个食人部落,几十年也出一个女巫,善梦呓,句式长短有致,翻译成汉语,才情不输李清照。

旧时代和我隔了三代人,一百年。我把它捧在手上,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摸不到它了。不管怎么样心向往之。

旧派文人道貌岸然的衣冠之下也有一颗禽兽之心。但亵玩的文字绝不会像冯唐李承鹏们那么纤毫毕露:

        有人会说,香港有金庸。可是,金庸有文化吗?除去韦小宝的典型性直逼阿Q,其他文字在文学史上的地位略同《七侠五义》,低于《水浒传》,而且,金庸的幼功是在内地时练成的,到了香港以后,基本是输出。 (古龙和金庸,金庸和古龙,一个看起来特别厉害本质属性很简单,这是金庸;一个看起来很简单,探究起来本质你一辈子也不一定懂他的真心,这就是古龙。)

读这本书纯粹是因为它装帧漂亮。绿色皮面烫金,细线交错成雅致的格子,董桥那辈人最喜欢的清贵。当然若不是借我必然不会去买它。旧人旧事读多了未免陈腐;文字到后来也难免矫饰。可是对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你还能要求什么呢,一个老人除了过去还能有什么呢?

“大仲马不介意妻子跟朋友私通,还喜欢把情人让给小仲马消受,小仲马忍不住说,“我真腻烦了,老爷子你怎么老把你的老相好让给我睡,新靴子也要我先穿松了你才穿!”大仲马听了说,“那是你的造化,证明你的器官够粗你的脚够细。”

        还有人会说,香港有董桥。

他有傅心畲,何绍基,无数我听也没听过的风雅的名字;有煮梦庐,香雨斋,南洋旅馆吊扇吱呀呀地转,民国女士戴玉簪穿旗袍走过来,竹臂搁流转年代久远的脂泽。旧时代闪闪发光,熠熠生辉,如烟似雾,只在梦中。旧时代已经断了。无可挽回,无法挽救这一片断墙残垣。连他都只窥见了一些皮毛,寄望我们辈则更是可笑。只能写一曲挽歌,再见。

“消受”二字,便胜却冯唐的“肿胀”无数!

        董桥的背景灿烂:台湾外国语文学系的科班、伦敦大学的访问学者、美国新闻处《今日美国》丛书编辑、英国BBC时评员、《明报月刊》总编辑、《读者文摘》中文版总编辑、中年藏书家、英国藏书票协会会员。在海外,有苏柳鼓吹,在内地,有陈子善呐喊。苏柳写过一篇文章,陈子善编过一本文集,题目都叫《你一定要读董桥》。如果评小资必读作家,董桥必列其中。

《董桥七十》读后感:七十富贵

“我听叶先生说丁宁原来跟蛮牛偷偷好过,说是姐姐心疼弟弟浑身精肉没个消停处,照应他照应到下乡种地娶老婆还挂肚牵肠。真实老年月的老情事,顺手拈得出张恨水笔下一榻风月。”(董桥《那些名字那些人》)

        董桥的好处,反反复复说,无非两点:文字和古意。

《董桥七十》,胡洪侠编选,海豚出版社,2012年2月第1版。

“消停”与“照应”这两个词组,用的是如此波澜不惊,却韵味深远,惹人遐思无穷。比起冯唐《不二》,《天下卵》里比比皆是触目惊心的“阳具”和“射精”,高出不只一个段位!

        董桥的文字,往好了说,仿佛涂鸦癖乾隆的字,甜腻。仿佛甜点,吃一牙,有滋味。吃几坨,倒胃口,坏牙齿。比如:“笔底斑驳的记忆和苍茫的留恋,偶然竟渗出一点诗的消息。”比如:“窗竹摇影,野泉滴砚的少年光景挥之不去,电脑键盘敲打文学的年代来了,心中向往的竟还是青帘沽山,红日赏花的幽情。”比如写吴姓女高官:“那样的姓氏,描画的注定是唐朝当风的吴带。圜转的美姿,飘举的美服,不像出水的曹衣那般又紧又窄,像的是苏曼殊笔下静子手持那帧缋绢的仕女,一袭碧罗散发万种消息,怨不得记者会上那个俄罗斯大胡子记者忍不住问她可不可以吻她一下,她立刻用俄语说:‘当然可以!’”比如写张国荣:“古典的五官配上玲珑的忧郁,造就的是庸碌红尘中久违的精致:柔美的围巾裹着微烧的娇宠,矜贵的酒杯摇落千载的幽怨;暮色里,晚春的落花凝成一出无声无色的默片,没有剧本,不必排练,只凭一个飞姿,整座抱恙的悉城顿时激起一串凄美的惊梦……” (有个人说过形容词太多的文章是因为这个写文章的人词汇量不够……)

10年前就有老领导荐过董桥的散文,也许现在读来更有味道些。因为年纪大了,沧桑感愈重,读这些老派文人的东西愈有体会吧。

而冯唐居然还曾经写文讽刺过董桥,看不起人家的旧派文人气!

        其实写这种东西,用不着董桥。(其实这样的文章就真的像甜品,偶尔尝尝还不错,天天吃要么腻,要么胖,要么再也吃不下了。我见过几个以写青春美文出名的东北糙汉,经常在《希望》《女友》之类的时尚杂志上发文章。听说冬天三个星期洗一次澡,夏天两个星期洗一次澡,腋臭扑鼻,鼻毛浓重。他们张口就是:“紫色的天空上下着玫瑰色的小雨,我从单杠上摔了下来,先看见了星星,然后就看见了你。”

董桥先生自谦赶上了学贯中西的老辈人余荫,可于我辈看来,连他这一辈人的余荫都赶不上了。他笔下的人物多是神仙一般人物,于学问一道挥洒自如。当真配得上“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

也难怪,冯唐这位多面怪才,读书破万卷,所以写得出弘忍鱼玄机的《不二》;作为协和医院的妇科医学博士,他可以用精准的解剖学语汇写《天下卵》;作为麦肯锡咨询公司高级白领,他可以用商业咨询的专业术语写出《麻将》。他用了几乎一整页,如数家珍把所有日本AV新老女星的名字罗列出来,显出老冯少年气盛时看黄碟的深度与广度。这些,都是老派文人董桥所不能望其项背的。

      董桥小六十的时候,自己交代:“我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我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我计计较较衡量了每一个字,我没有辜负签上我的名字的每一篇文字。”他一定得意他的文字,写过两篇散文,一篇叫《锻句炼字是礼貌》,另一篇叫《文字是肉做的》。这些话,听得我毛骨悚然。好像面对一张大白脸,听一个六十岁的艺伎说:“我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我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我计计较较每天画我的脸,一丝不苟,笔无虚落,我没有辜负见过我脸蛋上的肉的每一个人。”

这样的文脉已经断了,这样的文人再也没有了。No more, never more.

只是,冯唐凭这样的文字,真的能打败时间吗?

        文字是指月的手指,董桥缺个禅师帮他看见月亮。意淫的过程中,月上柳梢头,在董桥正指点的时候,禅师手起刀落,剁掉他指月的手指。大拇指指月就剁大拇指,中指指月就剁中指,董桥就看见月亮了。

七十篇中有九篇选自《从前》,算得一本集子选得最多了。这也切题,写的不过是从前的人、从前的事,于沧桑中能读出一股文化的无奈,读出一股孽子孤臣之心。不由又想起10年前读到的《从前》上文字,曾被自己拿来用于文中,今日再回顾一遍仍有余味:我计计较较地衡量着每一个字,我没有辜负签下自己名字的每一篇文字。

我深表怀疑。

        董桥刻过一枚“董桥依恋旧时月色”的闲章,想是从锻句炼字中感觉到旧时的美好。旧时的美好还延伸到文字之外的东西,比如“鲁迅的小楷,知堂的诗笺,胡适的少作,直至郁达夫的残酒,林语堂的烟丝,徐志摩的围巾,梁实秋的眼镜,张爱玲的发夹”。这些“古意”,又反过来渗入董桥的文章,叫好的人说恍惚间仿佛晚明文气重现。

七十年,写作三十几年,出集子三十三本,何等惬意。作为文人、书生来讲,此生足矣。反观自己,仅有书生之气。七十已过半,只有四个字而已:一事无成。

      学古者昌,似古者亡。宋人写不了唐诗,元人写不了宋词。忽必烈说:文明只能强奸掠夺,不能抚摸沉溺。周树人的文字,凌厉如青铜器,周作人的文字,内敛如定窑瓷器。他们用功的地方不是如皮肉的文字本身,而是皮肉下面的骨头、心肝、脑浆。

《董桥七十》读后感:余英時先生題《董橋七十》

      其实,香港的饮食业,天下第一。对于香港,不要苛求。

余英時先生題《董橋七十》

      少读董桥肉肉的文字,多去湾仔一家叫“肥肥”的潮州火锅,他们肉肉的牛肉丸实在好吃。

2012年01月01日

(少读不是不读,少读不是否定,最多不过是嫌弃。真是受不了冯唐的用词,能不能不要那么巧妙?!)

其一

(但是董桥是一个笑起来特别亲切的老人。)

少時浮海記潛修,文史中西一體收。

下筆千言瓶瀉水,董生才調世無儔。

其二

鏤金刻玉妙成篇,流水行雲說自然。

昌谷名言應記取,補修造化不由天。

其三

陽春白雪復何疑,散墨眉批寄遠思。

欲向集中尋雅趣,看他故事白描時。

其四

古物圖書愛若癡,斯文一綫此中垂。

祇緣舉世無真賞,半解鄉愁半護持。

其五

東籬採菊見南山,人道淵明鎮日閑。

讀到刑天舞干戚,始知猛志在胸間。

其六

憶舊懷人事皎然,分明記得是從前。

官書自古誣兼妄,實錄唯憑野史傳。

其七

贏得從心足自豪,韓潮蘇海正滔滔。

吾胸未盡吟詩興,留待十年再濡毫。

《董桥七十》读后感:一串全黑的椰子蒂珠――我读董桥

董桥七十了,时间过得真快,从大学时代读《从前》开始,已经十六七年了,陆陆续续的读,有时觉得甜腻腻的,有时觉得读了会文弱,只好柔日读史,刚日读董桥。如今他七十了,便有了这本《董桥七十》,好友胡洪侠选了七十篇董桥,像一串全黑的椰子蒂珠(见《故事》里的《静园鹭江荔影》),串起了这二十四颗椰子蒂珠。

《双城杂笔》 1篇

《另外一种心情》 1篇

《在马克思的胡须丛中和胡须丛外》 1篇

《这一代的事》 2 篇

《跟中国的梦赛跑》 1篇

《辩证法的黄昏》 1篇

《英华沉浮录》 2 篇

《没有童谣的年代》 1篇

《回家的感觉真好》 1篇

《伦敦的夏天等你来》 1篇

《从前》 9篇

《小风景》 2篇

《白描》 2篇

《甲申年纪事》 3篇

《记忆的脚注》 2篇

《故事》 9篇

《今朝风日好》 5篇

《绝色》 4篇

《青玉案》 4篇

《记得》 3篇

《景泰蓝之夜》 3篇

《橄榄香》 7篇

《清白家风》 5篇

现在越来越品得出其中的味道,可谓是“十分热忱存知己,一纸微茫度此生”,也愈发喜欢他笔下的遗老,红颜,书影,旧物和他们的故事了。

遗老:亦梅先生,杏庐先生,寄庵先生,陆丹林,刘殿爵教授,林海音,大雅古玩家黄先生,舒老,启功,王世襄,张中行…

红颜:萧姨,云姑,李侬,‘史湘云’, 沈茵,喜巧,荷师娘…

书影:《煮梦庐诗草》,《剑桥语丝》,《饮膳札记》,英译注疏的《老子》、《孟子》、《论语》,《蓄墨小言》,《百年文人墨迹》,《古色今香》,《伊利亚随笔》,《追忆逝水年华》,《日下旧闻考》…

旧物:王冕墨梅册页,谭廷闿的扇子,张大千的《仕女扑蝶图》,袁寒云的篆书对联,胡开文乾隆御赐墨宝“小寒碧斋”,傅心畲的西风仕女扇面,春绿馆里还有仇英,有董其昌,有王翚,有八大山人,有虚谷...

故事:有南洋的,台北的,香港的,大陆的,美国的,五彩缤纷,纷繁有序。

这董桥笔下的些许墨迹,就像一串全黑的椰子蒂珠,难得又不能全得,继续读董桥,从唐宋到民国,从南洋到大陆,从中国到英国,从昨天到今天….

monsean 2013.2.16于上海

《董桥七十》读后感:你管我读不读董桥

一个东西出来了,有人捧,有人骂,全不奇怪,有争议的东西才有价值。苦的是一心参考专家学者意见的读者,有人揄扬上天,有人贬抑入地,还有皮里阳秋,明褒暗贬,搞得人一头雾水,不知孰对孰错。

就一个董桥,柳苏说你一定要看,冯唐说你要少读,都是作家、都是学者,两个力士角力,读者成了中间的绳子。好恶优劣,你只能选一边,精神不好分裂,分裂了就不正常,看还是少看,这是一个问题。幸亏冯唐没说你千万不要看董桥,否则还真为难了,说明冯唐说话比柳苏留余地。现在,至少可以看一点董桥再说。

董桥的文字有清贵之气,在旁人看来,贵气多多少少有点端架子,像绅士的服装,华丽严整,但怎么看都不适合居家。都是吃五谷杂粮,住在和谐天空下,你非摆出一副与众不同的高华气,不是做作是什么。可董桥偏偏几十年如一日,到现在天天埋首古董文玩字画旧书,你越烦他,他架子反而越架越高,叠床架屋,跑到自己的七宝楼台里去了。空架子永远拼不过真把式,一个人的架子能这么久不塌,你得承认他真有点实料在里面了。

当然,一个东西吃多了要不腻不太可能,董桥说文章要不长皱纹,一个女人几十年不长皱纹,朝夕相处你也有审美疲劳。何况董桥的题材愈来愈狭窄,原来还经常轻松俏皮地说几句出人意表的话,时不时幽然深远地暗讽,不着痕迹地讥刺,现在倒不怎么出门了,不去听市廛的叫卖和纷争,安心退到后花园里点一盏青灯。好像红尘众生,全不及他懂得“闲”与“趣”,各个庸人自扰,不得解脱。人生的悲喜歌笑,皆不入法眼,浸入自家庭院里细嗅花香了。董桥欣赏的是明清一代的名士风标,闲适随性,不带人间烟火气。

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身处在大时代中,有无限风光,身负无穷事业,对于脱离时代,转身搜求古旧残梦的人不屑一顾。狄更斯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一个时代在每个人身上产生不同的投影,好与坏,隐与显,入仕与致仕,进取和退避,是环境心态共同作用的结果。往深了说,和个人的修养、遭际、性格都有关联。如果大旗在前方挥舞,世人就向着同一个方向狂奔,这个世界未免太无趣了。董桥坚持自己的风格,孤守自己一方天地,你看不惯可以不看。但一个人的文章没有自己的风格,也就没什么阅读的价值。

董桥踏踏实实写了几十年文字,镂金刻玉般雕琢自己的文字,到头来有人批评他雕琢。对了,他就是雕琢,就算你不是明眼人也看得出。一切大家的文字都逃不过雕琢二字,日常口语,清汤还兑水,写出来谁看?张中行说写文章要像听人说话,但张先生的文字平凡中处处见机心,不经剪裁删增,自然而然就变成那副模样,只有上帝做得到。说到底,文章不是日常琐语,说者无心,听者也就充耳不闻。不炼不锤,扔一块大石头给你,我说那是璞玉,卖一个亿,你掏钱吗?不雕不琢,像邻居大妈的闲话,无头无尾,驴拉磨一样,那是文字垃圾。

文字有平实,有精致,有豪宕,有纤巧,那是作者个人风格,好像我喜欢珠圆玉润的身材,你喜欢弱不禁风的体态,各花入各眼,没有高下之别。董桥的文章精致、典雅,丝丝缕缕营造着独有的氛围,像篆香,清清袅袅地飘拂。可惜这香只堪书斋斗室中玩味,放到大荒之内,狂风一吹,味道飘散无踪,比不得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气势。说这是毛病,也是毛病。西风侠骨,壮怀天下的人,看不惯这种纤巧柔媚,自然用不着读董桥,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一灯如豆,春风骀荡的夜晚,心静若禅,翻一翻董桥又何妨呢。毛泽东通读二十四史,但也钟情《红楼梦》,乱世英雄不一定不屑晓风残月红袖添香。人之可贵,在于人是多种情感杂糅的个体,娇弱女人也做豪语,丈二大汉亦见柔情。读什么书,有个性的因素,也受心境的左右,无一定之规。

在人间处处都被压抑成和谐后,读书总算还有一点点自由。偏偏还有人要放弃这点自由,乖乖交给报纸杂志专家学者来裁度。读不读,读后有什么感想,都要先端详别人的脸色,再下自己的判断。观点都是别人,留给自己的全是零碎丛杂的知识点,到后来决定只读励志书和财经书,原因是我长大了。世人就这么一点点长大了,地铁上听MP3、端着游戏机的比看报纸的多,看报纸八卦新闻的比读书的多,读财经、励志、考试教材的比读文学、哲学的多。凤毛麟角几个还肯读文学书的人,还让书评调弄的晕头转向,何苦呢?

书评没错,捧骂那是人家自己的观点,看书的人都该有自己的观点。好吃不好吃,吃了再说。冯唐说牛肉丸好吃,可我认识一位朋友,天生对牛肉过敏。某次乘飞机,飞机上的盒饭里有牛肉,他不知道,误吃下去,结果面若桃花,泪如雨下,唬得空中小姐方寸大乱,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后来才知道是牛肉惹得祸。我万万不敢向他推荐牛肉丸,吃什么不吃什么,得他自己选择。

你管我读不读董桥呢?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必威《董桥七十》经典读后感10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