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部分摊点豆浆由豆浆香精勾兑 长期喝可致恶

图片说明:“路边豆浆”储存设备简易存在卫生隐患图片说明:正规豆浆生产企业拥有专业化设备,经过多项工艺,并对细菌进行严格检测 图片说明:街边买的豆浆都没标生产厂家生产日期等信息 42岁的张女士最近为家中的早餐犯了难,以前给家人准备的早餐都是面包和牛奶,现在她每天得早起去早餐摊买豆浆和馒头,可那种杯装豆浆买回来一喝,感觉淡得很,基本就是糖加水。 “虽说价钱不贵,可这种味道实在太差了,跟以前的豆浆没法比,更别谈营养价值了。”张女士觉得以前吃豆浆的感觉没了,更让她觉得难过的是,“我们在牛奶上输了诚信,现在大家去喝豆浆,怎么连杯小小的豆浆也这么让人失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小商贩在销售杯装豆浆中,掺水非常普遍,很多市民都反映豆浆味道越来越淡,无奈之下,不少家庭选择自己加工。 豆浆淡如水 家住闵行区的董先生每天晨练后,就到附近买早点。看到一家正规早餐连锁店前排长队,他便转到旁边一家早点摊,在摊上买了两杯豆浆,都是那种使用封口机封口的杯装豆浆。摸摸有些热,想来是新磨的豆浆,可吸管插进去一喝,便觉得味淡如水,除了糖味,几乎就是一杯白水。董先生忍着喝到最后,竟然有些残渣一样的沉淀物吸到嘴里,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怪味,董先生把半杯豆浆扔到垃圾桶了。 “这实在是浪费,虽然一杯只有一元钱,但实在让人喝不去。”董先生气愤地说,他一直喜欢豆制品,豆浆也是其中之一,平时工作忙,他一般选择泡豆粉,但总觉得新磨的豆浆味道最上乘的,有机会总会买一杯喝。 “现在的豆浆越来越稀,不过很多摊点的味道都不一样,有的稍微好点,有的差很多,有的喝到最后还能看到杯底有未化开的糖粒。”董先生说,早就知道豆浆里掺水,但没想到现在掺得已经快成水了。 早点摊买来豆浆包装味道各不同 记者日前早晨分别到一些早餐摊点买了几杯豆浆。早晨7点左右,在黄浦区、闵行区、松江区等一些早点摊前,记者看到很多早点摊都很简单,有的是从餐饮店里“挖”出一块地方卖早点,虽然大饼、油条也是热气腾腾,可是豆浆大多温吞吞。 记者买了一些“来一杯”豆浆,杯子捏在手里非常软,有的封口并没有封牢,豆浆从缝隙处溢了出来。为了更好地体验各种豆浆的不同,记者到正规早点摊及超市同样购买了一些正规品牌的豆浆产品,发现两者在包装上就有显著不同。超市里的包装袋明显厚得多,拿在手里很有质感,包装上还标注了蛋白质等物质含量。 在味道上,正规企业的豆浆味道纯,没有豆腥气,而一些不正规早点摊的豆浆则甜水味比较重,豆浆味淡。市民赵先生说:“现在买早点虽然知道要找正规厂家,可是正规早餐点毕竟少,论方便还是路边摊。” 随手购买“路边豆浆”细菌严重超标 豆浆为何淡如水,其中都含哪些成分?老百姓每天早晨食用的豆浆是否安全可靠?近日,记者分别在黄浦区、闵行区、松江区等区采集了6杯新鲜豆浆,送往北京奥运会上海赛区唯一指定豆制品供应企业的食品质量检测室,委托食品工程师对其检测。

“一杯鲜豆浆,天天保健康”,早餐喝杯豆浆是很多人的习惯。但都市人早晨都很忙,与自家磨的豆浆比起来,街头卖的现磨豆浆似乎更诱惑人:豆味浓郁、味道鲜美,南京不少人都习惯在路边摊喝一杯这样的豆浆。

早餐喝豆浆、牛奶是很多海口市民的生活习惯。市民林女士多年喝豆浆的习惯却因一根小小的吸管而改变。自从用过一根有异味的吸管后,她开始害怕喝豆浆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像林女士这样和一根小小的吸管“较劲”的市民并不多,很少有人在意那些小小的吸管。记者经过调查后了解得知,海口市民使用的吸管多为“三无吸管”,卫生部门指出,长期使用会危及人体健康并可致癌。

但最近网上疯传的一个鲜豆浆制作公式却让人胆战心惊:白开水 豆浆香精=鲜豆浆。那么,我们每天早晨喝的物美价廉的豆浆,有可能是水和添加剂?扬子晚报记者昨日对此展开了调查。

市民反映 早餐摊点吸管臭味袭人

记者假装“进货”

林女士喜欢到单位附近一个菜市场的早餐摊点买豆浆喝。9月17日早上,她照例要了一瓶豆浆带回办公室,正当她撕开吸管袋准备喝时,一股让人恶心的塑料臭味扑鼻而来。中午休息时,林女士找到摊主。摊主撕开另一根吸管包装袋时,同样臭味袭人。摊主解释说,吸管是在东门市场那边批发过来的,总不能在批发时把吸管一袋袋拆开闻一下吧,老板表示下次进吸管时会注意有没有臭味。林女士听后十分忧虑:海口市这么多早餐点,“臭”吸管肯定不止一摊,想来想去,林女士连着三天不敢买豆浆喝。

豆浆香精40元一桶

在记者的随机采访中,大多数海口市民表示平时对吸管的卫生状况没有关心过,一些市民表示无所谓,只有少部分市民表示曾对此关注过。一位姓王的女士说,吸管不是一次性的吗,用完就扔了,会有什么问题?

豆浆香精桶外明确标注“本品不可直接食用”

销售市场 “三无”吸管浑水摸鱼

昨天上午,扬子晚报记者首先来到南京长虹路批发市场,找到两家专门销售食品添加剂的店面。

22日下午,记者走访了位于海口市新港水产码头和东门的吸管批发市场。在批发市场上记者看到这里出售的塑料吸管有硬管、软管、伸缩管等不同品种,根据分装数量的不同,售价从每袋1元到3元不等。记者随手拿起一袋透明包装的吸管,仔细观察以后发现包装袋上只有“高温消毒”字样及厂家地址和电话号码,但找遍了袋身也没有找到卫生许可证号。透过包装袋,记者看到里面的吸管做工粗糙,颜色也不一致,有的吸管末端还有切割时候残留的塑料尾巴,有些包装袋中的吸管,白色中还掺杂点点红色。

其中一家的豆浆香精已经卖完,店主说,清明期间厂家没发货,店里的豆浆香精前一天被一位老客户全买走了。

记者了解到,无商标、无生产厂家的吸管,比正规厂家生产的价格便宜三分之一。一包60支装的大吸管,正规厂家生产的卖0.8元/包左右,而同样规格的“三无吸管”只卖0.5元/包。据摊主介绍,来这里买吸管的人一般不看包装,哪种便宜买哪种。另外,记者在几家摊点还看到了一种外包装上标有英文的吸管。老板告诉记者,这些吸管其实是广东一些小作坊生产的,只不过许多市民都觉得进口货好,所以才在外包装上印英文。记者走访海口市街头的商店、饮料摊、早餐摊等发现绝大多数摊点提供的是没有包装图案、无生产厂家的吸管。

在另一家食品添加剂商店,得知记者准备“做豆浆生意”,女老板心领神会地拿出一种1公斤重的桶装豆浆香精,售价 40元。记者看到,豆浆香精为白色粉末,打开包装桶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香甜味。其应用范围写道:适用豆浆香气制品的加香、增味;配料一栏则很含糊地写道:食用香料和食用香精辅料;而在包装显著位置标注着“本品不可直接食用”。

行业内幕 废塑料生产吸管有钱赚

记者买了一桶豆浆香精。老板还主动教了记者赚钱方法:如果想“做”出好豆浆,推荐再买一种复合甜味剂。“味道非常甜,相当于蔗糖的100倍,和豆浆香精一起兑,豆浆会又甜又香。”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正规的吸管生产工序,是将粒状的聚丙烯进行高温处理,然后成条打包。如果用废塑料生产,成本会大幅减少,但卫生难以保证,很多“三无”吸管低价进入市场埋下健康隐患。

随后,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除了豆浆香精以外,还有豆浆增稠剂和甜味素:增稠剂是为了让豆浆更好看,且不会因为加水太多而出现豆浆分层的情况;甜味素的口感接近于糖,但价格却比糖低廉得多。

一位曾从事吸管生产的李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开厂生产吸管多年,因为生产吸管利润太低,现在已经改行了。李先生说,聚丙烯每吨1.3万元左右,而用废塑料加工成的再生料每吨才卖7000元左右,一些厂家为了保证利润,偷偷地使用再生料。这些产品进入市场,不但以低价增强竞争力,利润也可观。

总体来说,豆浆香精、增稠剂、甜味素这三大豆浆“伴侣”,是目前南京市场上部分豆浆店常用的添加剂。此外,还有消泡剂可以防止加工豆浆时产生大量气泡。

卫生部门 废塑料吸管可能致癌

用了豆浆香精一杯“变”6杯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了塑料吸管的生产过程,“车间边角料、饮料瓶、医疗塑料垃圾、农药瓶……只要是塑料,都能被不法厂商‘回收’来做吸管、饭盒等一次性餐具。废塑料被粉碎后,进行清洗、烘干、熔化、再挤成条状、切成颗粒,废塑料摇身成为一次性餐具的原料。”

一杯好豆浆成本约3毛钱,加了香精后一杯好豆浆就可以兑

海口市疾控中心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废塑料用来加工餐具的生产原料,危害是潜在的、复杂的。吸管是直接入口的用具,长期使用废塑料做成的吸管可能致癌。餐饮店、冷饮店等应使用有厂名、厂址、卫生许可证号,经过严格消毒的正规厂家的塑料吸管。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市场上的黄豆价格在2.5元/斤左右。南京一家菜场附近的一位卖豆浆10多年的刘女士说,质量比较好的豆浆一般是1斤黄豆配9 斤水,磨出10斤豆浆。再加入糖等调味剂,算上水费、电费等附带费用,一斤好豆浆的成本价格在0.3元左右。而一般早餐摊点销售的塑料杯包装,一斤豆浆可以装两杯,售价是1.2元——也就是说一斤豆浆的利润是2元左右。

那么,用了豆浆香精能多赚多少呢?卖香精的女老板热心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就按你说的1斤豆子做10斤好豆浆,用了豆浆香精,我保准你在这10斤好豆浆中再加 50斤的水也没有问题!”照此说法,10斤豆浆在豆浆香精的作用下能扩成60斤,产量变成6倍!“按这种方法做出来的豆浆闻起来香,但喝起来稀,所以可以买点增稠剂和甜味素,调和一下。豆浆可以卖得贵一点,利润还是很可以的。”

记者 实验

那么,用了豆浆香精,是不是像店主和网上所说的那样,加点水就成为一杯鲜豆浆呢?记者对此进行了实验。

豆浆香精 水,兑不出鲜豆浆

记者往杯中的纯净水中放少量“豆浆香精”,白色粉末遇水迅速溶化,纯净水溢出阵阵豆香味,适当搅拌后纯净水依然清亮。虽闻着有豆浆香味,但口感却没豆浆味。记者接着往水中放更多豆浆香精,但口感和颜色均未发生改变,还是一杯散发着豆香的纯净水。

豆浆香精加点豆浆,香气扑鼻

记者将二两黄豆用温水泡开后,放进家用豆浆机“现磨”,15分钟后产出500毫升的纯豆浆——和放了豆浆香精的纯净水相比,家磨豆浆的豆腥味较重,但口感真实,颜色呈奶白色。

记者取出50毫升家磨豆浆,加入10克豆浆香精粉末和500毫升纯净水,配成“香豆浆”。和家磨豆浆相比,两者颜色近似,装在同样的蓝色矿泉水瓶中几乎难辨真假,唯一区别是家磨豆浆表面的泡沫较多。但“香豆浆”的香味远比家磨豆浆足,打开盖子就香气扑鼻。

品牌豆浆

隔夜凝成“胶状物”

在珠江路附近,记者在某品牌店买了一杯3元左右的甜豆浆。将豆浆倒进同样的透明蓝色水瓶,颜色明显比前两者更黄,豆浆表面的泡沫和家磨豆浆相当。和豆浆香精调的“香豆浆”相比奶香味更淡,没有豆腥味。口感爽滑,比家磨豆浆更粘稠,但喝下去的黄豆味偏淡,豆香不如家磨豆浆。将品牌豆浆放置一夜,在杯底凝结成一层黄色半透明凝胶状物质。

厂家揭秘——

豆浆香精里面压根没黄豆

相当于“鸡汤里加鸡精”

昨天,扬子晚报记者电话联系了“豆浆香精”的生产厂家——广东一家化工工业公司。

“ 豆浆香精里面没有任何黄豆提取物,都是香精勾兑加入一些葡萄糖啥的。”工作人员表示,只靠香精加开水兑出豆浆的口感、颜色、浓度确实不可能。豆浆香精放入豆浆中,能增加豆浆的香味。就像往鸡汤中加入鸡精,鸡汤能变得更鲜美。所以,哪怕味道淡一些、差一些的豆浆,用了豆浆香精后,也能闻到浓郁的香味。

记者“推销”豆浆香精

到底用不用香精,老板们“自招”了

昨天上午,记者拎着一桶“豆浆香精”,以推销员的身份,先后到文体路、泰山路、长虹路等地的9家卖豆浆的推销豆浆香精。

有早点摊承认用了香精

在长虹路附近的一家流动早餐摊点,一名卖煎饼兼卖豆浆的女老板和记者聊了一会儿。记者拿出豆浆香精加价10元,开价50元一桶,女老板叹了口气说:“长虹路大市场就在前面,我自己不会去买啊?你这价格太不地道了。”记者辩称这是最新款添加剂对人体无害。记者询问她用的香精多少钱,女老板说只要20元。记者装作业内人士的样子说那是工业添加剂,对人体有害。“你这个产品对人就没有害了?”女老板以价格太高为由不再搭理记者的推销。

业内自曝大多“添了东西”

“我们有人直接供货,价格也比你这便宜的多,你到泰山路附近推销去吧。”文体路附近一家卖油条兼卖豆浆的早餐店老板以有固定供货商为由拒绝了记者。

记者随后来到了泰山路,一家早餐店的员工起初坚称不用豆浆精。耐不住记者的软磨硬泡,让记者找老板问问。老板是位体形微胖的光头中年男子,听说记者来推销豆浆香精,他把记者领进店内,提出要试试产品效果。结果记者刚打开盖子,老板就说不要了,“小伙子你这货进的不好啊,奶香味太浓,放豆浆里会被闻出来的。”

记者说这是今年新品,更符合年轻人口味。店老板笑着对记者摇摇手,“小伙子,我卖豆浆20多年了,什么添加剂没用过?我现在‘从良’啦,有固定门面,做的都是周围老主顾的生意,用了你这添加剂,老主顾一喝就喝出味变了,我生意还怎么做?你到前头那家专门卖豆浆的问问,你这味估计对他们家的口味。”记者随后来到店老板所说的豆浆店,但工作人员说他们不添加任何添加剂。记者折返回早餐店,店老板拍着桌子说:“听他吹!他家那个豆浆我一喝就知道放了什么。”该老板更是自揭内幕:卖豆浆的,大多都往里面“添了东西”。

店老板显然聊性上来了,他向记者爆料说,纯豆子磨出的豆浆和勾兑香精的豆浆,一喝就能感觉口感和香味不同。他更一步爆料说,有的大牌豆浆店,添加的香精和增稠剂都是企业内部专门配置的,“香味比你这个好多了,人家是豆香你这是奶香!”

市民关心的两个问题

家磨的豆浆

为什么不香呢?

“ 以前早餐大都是油条加老豆浆。那时的豆浆闻起来有一股豆香味。”家住南京三牌楼的袁女士已经两年没怎么喝豆浆了,她说现在早餐店卖的豆浆,早就没有了以前那种醇香,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虽然很香,但是却很腻人的味道。而她自己买的豆浆机,煮出来的豆浆也是豆腥味比较重。

对于这种情况,一家豆浆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家用豆浆机制作豆浆不香不稠有两个原因:一是黄豆没有打的足够碎,二是豆浆没有煮“ 开”。“要想豆浆香没有豆腥味,要多煮。”该老板说,她每天早晨4点多钟就开始煮豆浆,要煮1个多小时才开始卖。

长期喝“豆浆香精”

可导致头痛恶心

那么,对于街头销售的豆浆,到底有没有监管呢?在记者探寻豆浆的相关生产标准时,某豆浆连锁店负责人透露,豆浆生产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

而对于豆浆香精的危害,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食用过多会有不良影响。“比如豆浆香精里的香兰素,是一种人工合成香精,大剂量使用可以导致头痛、恶心、呕吐、呼吸困难。”

昨天,不少接受采访的市民均表示,希望豆浆店能向消费者明示豆浆是由豆浆粉调制的,还是磨制后添加了其它成分。但记者了解到,目前有关部门并未对此进行相应监管。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养生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京部分摊点豆浆由豆浆香精勾兑 长期喝可致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